宝应县夏粮收购工作调研报告
2018-07-10 11:32:05


 

2018年,针对粮食收购面临的新形势、新挑战,宝应县积极响应国家粮食收储制度改革,围绕“富农增收、企业增效”的原则,引导企业走向市场,扎实开展夏粮收购工作,全县夏收市场平稳有序。

一、主要特点

1、粮食生产好于预期。全县小麦播种面积82.2万亩,比去年减少1.04万亩,主要原因是休耕。主要品种种植面积76.31万亩,占比92.83%。其中:扬辐麦453.31万亩,占64.85%;扬麦16种植8万亩,占9.73%;扬麦23种植15万亩,占18.25%。全县小麦总产约34万吨,商品量约31万吨。由于今年收割前后天气持续晴好,小麦病虫害防治及时得当,总体质量好于往年,收购小麦普遍达二等。

2、准备工作超前充分。一是备足用好收购仓容。通过托市粮竞拍、贴价销售、搭建临时罩棚、即购即销、加工转化等措施,提供夏收仓容约15万吨。均衡库点布局,保证一镇两点,方便农民就近卖粮。二是深入开展粮情调研。收割前组织人员对全县小麦生长、面积、品种、产量、质量、库容等情况进行调研,走访田间地头和种粮大户,及时了解农民售粮意愿和建议,为开展夏粮收购提供准确参考。三是科学制定“两套方案”。由于夏粮收购市场研判不明,为充分做好夏粮收购工作,我县针对市场化收购和托市收购做好两套方案,超前落实人员培训、器材购置、设备调试和资金协调等工作,保证夏收有序进行。

3、夏收组织有条不紊。通过分别召开夏粮收购工作联席会议、夏粮收购市场监管分析会,举办了全县粮食经营者培训班,强化组织领导,明确层级责任,开展督查指导,夏收工作平稳有序。截止目前,全县夏粮收购小麦合计25.91万吨,其中:国有粮食企业收购13.84万吨(托市粮收购4.96万吨,商品粮收购8.88万吨)。

二、具体措施

1、多措并举化解仓容矛盾。由于受多年粮食市场消费不旺和“三高并存”的影响,我县在收购前仅有1万吨可用仓容,夏收仓容紧缺矛盾较为突出。为保证农民售粮需求,宝粮集团投入400余万元用于贴价销售腾仓容,投入100余万元搭建钢结构罩棚和附属设施,承担了较大的经营成本,较好地履行了国有企业主渠道的社会责任。

2、及早入市稳定收购市场。为打破“国有企业无力收粮”的社会谣言,稳定社会民心,我县及早公布收购库点布局,落实“开镰即收购”要求,并于61日起组织市场化收购,扬州名佳公司对优质品种以高于市场0.10-0.20元的价格收购,保护了农民利益。612日起按照省、市部署,及时执行托市收购政策。为方便农民就近卖粮,防止社会不良经营主体坑农害农、扰乱市场,宝粮集团在4个托市收购库点外设置了26个商品粮收购点,增加了人工、设备和运输费用,起到了市场“稳定器”的作用。

3、及时准确宣传收购政策。通过电视、报纸、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媒体,及时宣传国家夏粮收购政策;积极推广“满意苏粮”APP应用,为农户提供政策信息、库点分布、质价标准等售粮服务,让农民卖“明白粮”。印发《夏粮收购库点》、《一图读懂2018年小麦收购》、《夏粮收购市场管理通告》和《致种粮农民的一封信》等内容,及时张贴主要道口。制作音频宣传资料,利用流动宣传车,不间断宣传收购政策,让农民卖“放心粮”。

4、深入开展优质为农服务。收购现场为售粮农民提供休息场所、茶水、食品药品、避雨场地和遮盖物等,重点骨干库坚持24小时收购,为过夜排队车辆提供保安巡查服务。与种粮大户开展订单收购业务,开辟“绿色通道”,解决后顾之忧。国有粮食企业2800吨烘干设备保持高效运转,为售粮农民提供烘干服务。组织“粮食运输服务车队”帮助困难群众上门收购。

5、依法加强市场流通监管。畅通社会咨询投诉渠道,联合相关部门开展夏粮收购市场监督检查,突出加强对粮食质量、计量仪器、压级压价、强买强卖、“打白条”等违规行为的管理,督促各粮食企业严格执行“五要五不准”收购纪律,严厉查处各类违规经营行为,保护种粮农民利益。

三、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1、执行托市收购政策相对滞后。我县小麦于61日起开始大面积收割,加之天气持续晴好,启动托市政策时夏收工作已接近尾声,种粮农民已大多交售手中余粮,没有享受到托市优惠政策,这部分优惠较多的被社会经营主体和囤粮食经纪人享有。

2、种粮农民关心的焦点转移。种粮农民主要有小规模的普通农户、种粮大户和掌握种植基地的合作社,对于普通农户来讲,更多关心的是快速和便捷,对于市场价格重视程度不高,因此今年小麦托市价格微幅下调对整体市场的影响不大。种粮大户由于收割相对较晚,基本上享受到了国家托市的优惠政策,同时由于长期与国有粮食企业合作,落实了订单收购协议,种植收益得到了有效保障。

3、收购仓容紧缺仍然不容忽视。受国内外粮食市场形势的影响,我县粮食库存严重,销售出库仍然不畅,收购仓容紧缺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有效缓解。近三年来,我县挖掘收购仓容已达极限,面对即将到来的秋粮收购,国有粮食企业压力重重。

4、粮食价格下调对农民种粮积极性产生重要影响。今年我县小麦由于天气晴好和质量较好双重因素,加之国有粮食企业实行优质优价收购,组织保障到位,农民种粮收益得到保证。但从侧面也掩盖了一些问题,如:小麦价格下调,种植成本年年上涨,农民收益较往年总体下降,特别是种粮大户对价格波动更为敏感,今年托市粳稻价格下调0.20元每斤,农民种粮收益得不到保障,加之如遇灾害天气,粮食品质下降,国家托市政策执行标准提高等,农民如不能顺利出售粮食,将会对种粮积极性产生较大影响,粮食抛荒迹象不容忽视。

5、国有粮食企业经营压力增大。一是收储政策的调整增加了国有粮食企业的收购压力。2018年托市小麦(国标三等)最低收购价调低0.03/斤,同时国家对启动托市收购时间、条件、质量标准都作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国有粮食企业市场化收购资金压力大。二是国内外粮食消费市场不旺带来了企业经营的高风险。受当前经济形势和粮食供求关系的影响,新粮上市后,粮食价格将在保持稳定的基础上,逐步回归合理水平,粮食经营不定因素增加,消费市场难以研判,企业经营风险加大。三是贴价销售腾仓容增加了国有企业经营的负担。当前粮食市场“三高并存”现象仍然持续,我县库存居高不下,国有粮食企业一头肩负着稳定粮食市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一头肩负着农民种粮“卖得出”的双重责任,贴价销售去库存增加了企业经营的负担。

6、粮食烘干主体兑付收购资金风险加大。近年来,粮食市场中陆续出现了粮食烘干主体经营的现象。从本质上看,粮食烘干主体是为广大粮农应对灾害天气提供烘干、除杂等服务,收取一定劳务费用,发挥粮食产后的积极作用。但粮食市场放开后,粮食烘干主体已不满足仅仅提供烘干服务的局限,参与到粮食收购活动中来,带来了相关问题:一是粮食烘干机高温烘干影响粮食品质;二是通过提供烘干服务遮掩压级压价、坑农害农行为;三是市场合作资源较少,资金、销售渠道较窄;四是临时仓储条件简陋,粮食不宜长期存放。五是大多粮食烘干主体没有经过专业的业务培训,不熟悉粮食法律法规和粮食质量指标。由于今年天气晴好,粮食烘干机使用率不高,国有粮食企业在保护农民利益和稳定市场方面作出了积极作用,粮食烘干主体收购粮食需要自筹大量资金,盈利空间压缩,一旦销路不畅,资金兑付风险加剧。  

四、建议

1、加大对国有粮食企业的扶持力度。国有粮食企业是全县粮食收购的主力军,也是守住粮食安全、稳定市场秩序的主动力。但同时作为企业,也要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盈亏是企业的生命线,就目前来看,国有粮食企业较多的承担了社会行政职能,不能像其他民营企业、个体户采取灵活的经营机制,能进能退,特别是在遇到特殊年景的情况下,解决农民卖粮难题的政治责任要高于经济利益,三年来,宝粮集团通过贴价销售数千万元用于腾仓收购,已经影响到企业的正常发展。建议上级政府充分考虑国有粮食企业的实际困难,通过切实有效的帮扶措施助力企业健康发展。

2、采取相关措施促进价格回归合理水平。当前“三高并存”中存在的一条重要因素是国内外粮价倒挂严重,国家实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从根本上解决粮食生产结构的调整、粮食收储机制的调整,促进粮食价格回归到合理水平上来,引导推广优质品种种植、优质粮源转化,由“吃得饱”向“吃得好”转变,提升人民饮食健康水平。今年国家粮食托市收购政策是近十年来下调幅度较大的一年,也是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年,影响部分农民种粮积极性在所难免,改革总要有痛处,通过一定时间,只有调整到正常轨道上来,利大于弊。但也不能忽视到农民实际利益的流失,建议上级政府采取相关配套措施来弥补,如通过优质优价收购引导农民种植优质品种,提高收益;补贴相关重点企业加大产后服务体系建设力度,打造粮食行业的第三服务产业,减少农民收割、整理和运输费用等,促进农民科学种粮、节粮减损和种粮积极性。

(宝应县粮食局局长  郭 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