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年夏收看影响粮食收购因素的发展变化
2018-06-21 10:11:38


 

目前,我县夏粮收购已接近尾声。回顾今年夏收,历时短,售粮、收粮平缓有序,没有出现往年人头攒动的收购高峰场面,没有出现一直担心的“卖粮难”现象。总结今年夏收,我们认为以下几个因素发展变化影响很重要。

一、政策因素。对于今年夏粮收购,政策引导作用明显,引导理性思维、引导合理预期。今年国家制定的最低价收购政策作了调整,显得更加严谨科学,主要:一是延后了最低收购价政策执行的起始时间。小麦从521日推迟到61日;二是启动条件调整。托市启动条件调整为“当粮食市场收购价格持续3天低于最低收购价水平时”;三是调整了最低收购价范围。今年最低价只收购3等及以上的,4等及以下的粮食由地方政府组织引导实行市场化收购;四是适度调低了最低收购价价格。中等质量小麦1.15/斤,每斤比去年低了3分钱。这些政策调整,对收购经营者、对种粮农民来说,影响是双面的。实际上,612日托市启动前市场收购价格一直在1.10~1.13/斤上下徘徊,对收购经营者来说,未来盈利空间究竟有多大,经营者很清楚;对种粮农民来说,影响售粮的有产量多少、价格高低、是否方便售粮、自身存储能力(临时)等因素,而未来价格走低可能性短期内不存在,对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又有订单收购约期售粮的便利,因此农民不存在有急于售粮恐慌心理;从整个过程看,收购者、售粮者表现的都较为理性,收、售较为平稳。

二、主体因素。为深化“放管服”改革,20169月,国家粮食局印发了《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办法》,201712月,省粮食局也印发了《江苏省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农民、粮食经纪人、农贸市场粮食交易者等从事粮食收购活动,无需办理粮食收购资格”,同时对跨区域粮食收购也作了更便利化的规定。近年来,我县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精神的落实,县内粮食收购多元化明显,目前我县收购主体主要有:国有粮企、民营(加工或经营)企业、烘干业主(个体或合作社)、粮食经纪人、农民等。国有粮企在收购价格上往往没有民营企业灵活,国有粮企主渠道的发挥,主要靠长期诚信经营,靠优质服务。一些民营收购企业在价格上往往比国有收购点每斤高上12分钱争取粮源。烘干业主,由于今年天气晴好,也由于资金关系,难有往年的收购量。由于国家粮食“放管服”改革,使农民、粮食经纪人、农贸市场粮食交易者等各类主体有机会平等从事粮食收购活动,使粮食收购活动延伸、遍布乡间田头,收购的粮食既可以卖给国有企业也可以卖给民营企业,既可以卖给县内企业也可以卖给县外企业。国家“放管服”改革,推进了粮食购销市场化进程,使购销渠道更加通畅,粮食流通渠道更广,相较于往年,县内各主体收购数量出现明显扁平化趋势。

三、粮质因素。粮质是基本因素,影响方方面面。由于去年底不良气候,宝应小麦播种较往年稍有延迟,但由于其后天气有利小麦生长,田间管理、“一喷三防”等工作扎实到位,除产量略低于上年外,小麦粮质普遍较好,卫生指标(呕吐毒素含量)普遍较低,整体在三等以上、优于周边临近地区,这也引起了苏南及周边客商的兴趣。加上收购期间天气晴好,粮食干、净,有利于粮食收购作业。因此,由于粮质较好,加快了收购速度,市场需求较旺,促进了收购环节的通畅。

四、运输因素。近年来我县交通事业发展迅速,水陆交通便利。粮食船舶运输,域内大运河、三横河通南北,宝射河贯东西;陆路运输,南北方向有沿运S235省道、安大公路、G233国道、京沪高速,东西方向有S331省道,县内村村通公路与周边相连。交通发展,对粮食收购影响深远,过去粮食收购主要靠船舶水路运输,过程缓慢;这两年粮食收购陆路运输发展迅速,今年陆路运量已明显超过水运。陆路运输快捷,一夜之间,数万吨粮食就可以运往远近各地。交通发展,运输快捷,为粮食市场化发展插上了翅膀。

五、监管因素。国家的“放管服”改革及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对粮食部门监管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粮食收购工作是地方政府“四夏”工作的重要一环,是粮食部门重点工作。(一)完善部门乡镇联合监管机制。一方面明确部门、乡镇职责。另一方面按照“放管服”改革要求,组织开展粮食收购市场联合监管;(二)积极开展粮食流通创新监督检查。监督检查必须顺应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新变化,要围绕群众关切推进监督检查创新,一是突出执法督查的规范引领作用,维护粮食流通市场秩序;二是突出质量监管,通过源头、生产流通节点监管确保符合质量标准粮食进入消费领域,服务民生,承担社会职责;三是突出粮农利益的保护,为粮农谋利,为乡村振兴发展服务。国家“放管服”改革进一步促进了粮食市场的开放,使监管工作更多的体现在规范和服务方面。

现在,我县粮食收购市场化步伐日益加快,这同时也对粮食收购监管工作提出了新的课题,更多主体参与市场收购使得难以做到监管工作全覆盖,运输快捷使得难以开展粮食收购过程全程监督,粮食收购数量统计数字难以反映粮食产量全貌等等,所有这些,都需要我们推进工作创新,在以后工作中不断探索加以完善。(宝应县粮食局:张加祥  陈文艳)